橡塑铝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橡塑铝箔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江歌案凶手陈世峰已上诉江母回国和刘鑫对簿公堂_[瓦罗兰#]

发布时间:2021-06-03 20:21:37 阅读: 来源:橡塑铝箔厂家

江歌案陈世峰被判有期徒刑20年,然而,今天,媒体报道陈世峰上诉,已经提交控诉状,然而,江歌妈妈这边回国后将和刘鑫对簿公堂,下面,我们一起去看看刘鑫是如何为自己洗白的。

12月23日,据凤凰卫视驻东京首席记者李淼消息,江歌案嫌犯陈世峰已经上诉,已提交控诉状。

12月20日,本东京地方裁判所判处被告人陈世峰有期徒刑20年。庭审后,江歌母亲召开记者见面会表示“对判决结果不接受” ,并对刘鑫的表现表示气愤:“回国后将和刘鑫对簿公堂”。

据媒体报道,法官陈述认为,陈世峰自己带了水果刀,不是江歌或刘鑫的;陈世峰当晚洗衣服之说不合理;陈世峰有强烈的杀意,准备了行凶后的衣服,去江歌公寓是为了杀刘鑫。状况不同预想时,被告可以选择离开,却杀害了无辜的受害者;陈世峰当时没有帮助江歌,不可能是误杀;陈世峰在法庭不断试图将责任转嫁给江歌和刘鑫,完全没有反省之意;陈世峰的辩解不可信,不能采纳陈方律师说法。宣判时,陈世峰倒在证人席桌上,大约半分钟后被警察扶起来。判决后,江歌母亲向法官深深鞠躬,开始索赔手续。

随后,刘鑫于2017年12月20日15:27分微博发长文《我是证人刘鑫! 我不再沉默!(1)案发现场》内容如下:??案发当时的情况已经在警察局做了笔录,日本警方和检察院也进行了反复核实。由于我的不守信(迫于千百万网友的呐喊,我在局面的采访中说出了部分口供,也写了自辩的长微博,对方律师很显然利用了这些自述),陈世峰和他的律师竟然编出谎言来脱罪!在这里,我想对三叔说:对不起,我没有守口如瓶!也对日本检方道歉:对不起!我没有完全遵守你们的叮嘱!!

接下来我想说一下案发之后,我都经历了什么。

大概3号凌晨20分左右,警察来到现场以后,我稍微感到安心,依然精神恍惚。我去开门,一开门,门把手一转就开了,还没推开多大,几厘米吧,警察就喝止,说:里面的人不要出来。我只好又缩了回去。

外面警察开始隔门问话,问我的个人信息。

当时精神恍惚。站不住,坐在玄关的地上。

外面警察问:

1.你叫什么名字?

我:刘鑫。

2.我们当天与谁见过?

我:陈世峰。我重点强调了陈世峰,说他下午刚刚来过这里。

3.这个人我们的关系,他的个人信息?

我:我以前的男朋友,分手了几个月了。下午刚刚来过这里。

我坐在玄关,这样隔着门一直喊。

外面很乱,一直都只是隔门喊话。

后来(大概过了10分钟)

后来警察说:你可以开门了。

我站起来,去拧了一下门把手,门就很顺利地推开了。

进来4,5位巡警(跟警察局警官制服不一样)。

门外只有警察,我就开始发疯似地喊:“我姐姐呢,你们快去找啊,我没事的……”

一位看上去最年轻的巡警蹲在我面前:“你姐姐受伤了,现在已经送去医院了,有医生在,你不要着急,交给医生,请相信医生。”

“带我去医院,我要去医院,拜托你们了!”

“请你安心,你现在有必须要做的事情,请你配合我们。”

之后他们进来我们的卧室,询问我:

1. 名字,国籍,身份,学校名字…个人信息,并且拿出护照,在留卡进行一一核对。

2.三叔的名字,国籍…我所知道的所有三叔的信息。

问完了所有信息之后,我被带了出去。

门口走廊全部铺上了塑料板,(这个可能就是他们不让我出来也不让我推门的原因)

走廊里站满了巡警。来到楼下以后,直接被带进一辆白色轿车,巡警在旁边,大家都不说话。

后来又被带进一辆黑色的车,开始再次询问:

1.我、三叔的个人信息。

我:再次回答。

2.白天我们都见过什么人

我:陈、打工店同事。

3.回家路上都见过什么人

我:一两个上班族。

4.近几日是否与人发生过矛盾,与谁。

我:重点又讲了一遍2号下午三叔与陈发生过争吵。

5.警察问了陈的所有详细信息(年龄、学校、国籍、住址)

我:知道的全部告诉了警察。

6.采集我的十指指纹。他们做了简单的记录之后,就将我送到中野警察局。

我不记得到警察局的时间了,那时候也没心思看手机。去了警察局之后,两位警察向我自我介绍,说是负责人。我礼貌性的回应,根本没听见他们到底是谁(其中一位是后来负责我的木村警官)。之后在问话室给我拍了很多张全身照片(也许是考虑我是嫌疑人之一)。

之后一直在一间小屋子里趴着,上午同学打来电话问我:为什么突然不去文化馆,我的导师到处在找我,无故缺席教授会生气。下午打工店店长打来电话:今天怎么无故缺勤。

快傍晚的时候(11.3),警察说需要我去现场做见证人(不知用词是否恰当,就是看着他们取证)。到了公寓楼下,首先给我一份文件让给我签字。他们一直挡住上面的内容只让我签字就好,翻页的时候,我手挡了一下,我就看到了漏出来的字样里有“杀人事件”。

我脑袋突然懵了,想问很多,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拼命安慰自己,一定是我没理解好,警察说做完我该做的,会带我去看三叔的。

警察过来给我戴头套。(防止头发掉落现场)

我带上了手套、脚套、头套,跟着警察从楼下到三楼,只要取证的地方都指给我看,并让我在取证处拍照作证。

全程我都没听进去他们说的是什么,他们要我走就走要我停就停。要我做什么就做什么!

拍完照之后,我就去了警车上。警察在旁边陪同,没有人说话,沉默。

忽然我手机响了,是陈打来电话!!!

我把手机给了警察问怎么办,警察不让接。(那时我心里也差不多猜到可能是与陈有关了)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时候,也就是案发两小时,警察已经包围了陈世峰寓所,根据我提供的姓名地址,并且当场就搜出来血衣,血衣上的血迹在法庭上成为最关键的物证)

后来在车上,很多同学打来电话、发来微信,说是看了日本新闻,听说中野出事了,问我有没有事。

有一位木村警察一直都在我边上。

每一个电话或微信都是征求警察的意见,接或回复。警察说简单回复,不让说太多,我都统一说的:没事。

回了几个以后,

警察说:现在开始,尽量不要看手机了。

我就没有看也没有接了。

这么多人来问,心里越来越不安。

回到警察局天快黑了,两位警察陪同,并多了一位翻译老师。大家都坐着不说话,

我问:什么是杀人事件?

木村警察很吃惊,说:你在哪里看到的?

我:刚才签字的时候,我看到的一眼。求求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木村警察跟我说:你姐姐、被害了。

我:我要去医院,求求你们让我去医院,哪儿的医院……

木村警察:我们不能带你去,要等江歌的妈妈同意以后才可以。

那一刻觉得自己灵魂被抽空了,发不出声音来,只有眼泪哗哗往下落。

没过几分钟,三叔妈妈发来微信视频,三叔妈妈不相信日本警方的电话,找我确认,我当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就说了一句:对不起(我没照顾好三叔,我还活着)。

挂断电话之后,我一直哭到第二天早上。两位警察一直陪在旁边坐了一夜。

11月24号(陈世峰被正式逮捕之前)都发生了什么?

每天都在警察局。

木村警察说:你是案发第一报警人,希望你能配和我们调查。

我:我可以吗?任何事情我都愿意做。

采集了我的DNA

当天回家走的路线

我们并肩走的左右顺序,分别撑什么样的伞,谈话内容

我和三叔的关系、见面那一天开始回忆记录

2号当天发生了什么

我和陈的关系、见面那一天开始回忆记录

三叔平时的生活习惯,活动范围,交友情况

陈的生活习惯,活动范围,交友情况

(我的朋友全部都会介绍给三叔认识,我们的共同朋友很多。三叔的朋友我都不认识,只能警察自己查。)

我和三叔的微信记录截图翻译

我和陈的微信记录截图翻译

微信里还有2号晚上陈发给我的信息、还有一条没听过的语音信息,进行字面推敲

(有些词语只有我的朋友和三叔明白,查询取证翻译了3天,换了两位翻译老师)

我打工的路线,上学的路线

我的交通卡信息读取

三叔交通卡信息读取

让我描述我和三叔所住房间的样子

和警察一起去我们房间拍照取证

让我描述三叔钥匙的样子,都挂着什么吊坠,大概几把钥匙,都是干什么的钥匙

三叔喜欢随身携带什么挂饰

笔录里面出现的所有人,哪怕只是个路人,他们都会私下去核对,所说一致,没有问题之后,让我签字+盖章

指证监控图像里面的人是否认识,是谁,判断依据,签字+盖章

警察拍了很多衣服,帽子,背包的图片,问我认识哪个,在哪儿见过,谁的私人物品,判断依据,签字+盖章

在做上面三件事的时候,我心里就很明白了很确定凶手就是他。

我相信警察也很明白,可是他们一直没有去逮捕他,应该只是没有足够的证据。

仅靠我一个人说:是是是,我觉得就是他。他和江歌吵架了!他晚上还威胁我说要发我的他偷拍的内衣照!

这些,他们是不可以抓人的。

后来我实在没有办法,提议说:如果我怀疑的人是准确的,那么他也清楚对他最大的威胁是我,如果不是警察保护着我,他一定是会想要毁灭后患的。希望警察配合我,去引他出来!他看到我独自外出或约他见面,一定会寻找机会套我的话或下手。求求你们!

警察拒绝了。但没有解释理由!

从3号案发两小时开始(我还没到警察局呢)

陈世峰家附近、学校里面,就有很多便衣警察在观察他的举动。他一举一动都在警方的监视控制下。

但是警察一直找不到定罪的关键点。仅仅凭我说的白天见过、吵架过等好像不够抓他。

后来警察和我一起翻他和我的聊天记录,问我是否愿意以胁迫罪起诉他,先将陈拘留,再慢慢寻找更多证据。我立即同意了。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日本有胁迫罪。我马上又补做了一个笔录,大意是我向警方报告陈世峰威胁我和他复合,有威胁字眼。

警方受理,并以此为由抓捕了陈世峰(于11.24向东京地方裁判所提起诉讼)。

4号警察陪同回家拿了临时用的换洗衣服,期间一直住在警察安排的地方,早上去接我,晚上送我到房间门口。并且禁止我与任何笔录中出现的人联系,甚至让我与以前的朋友也减少联系。

5号中午,翻译老师说,中国的微博好像有你的照片,说你前男友是杀人犯。警察的表情很复杂,恨不得对我禁言。可是防不胜防,莫名其妙的就会有记者加我,加进来就巴拉巴拉问好多,我什么都没回答。国内的网络上就出现【据刘鑫透漏】!!!而凶手陈世峰当时还没落网!!!

警察局都是有翻译的,他们知道了微博之后也在一直观察动态!!!

木村警察一度曾经甚至不信任我,他非常焦虑,他以为是我不听他的,在泄露消息,以为我在接受媒体采访!可是我真的没有!!【一直到后来回国,接受局面采访。是三叔妈妈带着局面和澎湃的记者上门。澎湃记者虽然抢先进门了,聊了几句,并没有得到完整的消息!也并没有得到我的采访许可!!!在这之前、之后,我都没有接受任何媒体采访】

直到警方后来调查清楚之后,他们也表示无可奈何,每天早上翻译老师到达之前,让我给他翻译微博又出现了什么信息。

12号,两位警察,一位翻译老师,陪我去了三叔葬礼的地方,因为犯人还未逮捕,信息不能透漏,警察担心里面有中国媒体无法应对,禁止我进去,车停在礼堂对面。后来我无理取闹,求他们一起送送三叔。我们跟着三叔的车开出去很久很久。回到警察局,已经不能做笔录了,只剩我一个人在小屋子里哭。后来同研究室的前辈来看我,给我一束花,我拿着它去了一个好久没有回去的地方,一个大桥下,我经常和三叔玩的地方,把花放在那里。

大概20号,在警察的帮助下,悄悄地搬去了学校提供的公寓,学校相关老师向警察保证必须保密。每天还是要去警察局,还是会来接送我,只是警察不再提供住所。

我知道三叔妈妈还在日本,我也相对自由,曾经发微信信息约三叔妈妈见面,阿姨因忙碌而拒绝。也就是说,20号之前我根本没法见她!而且凶手都还没落网,我更是什么都不能说!中间我陆陆续续被阿姨问出来一些讯息,她全部发在了微博上。而陈世峰是上微博的,而且微博玩得很好!!我和阿姨说的每一句话,等于都直接告诉了陈世峰这个凶手!!!虽然阿姨自己也不希望这样,我也理解她那时控制不了自己,但是我真的不能再多说了。

陈喜欢玩微博,事发后他开始关注国内舆论动态,11月6日,全网都在发消息说陈世峰是凶手,看到了舆论之后,他删除了全部微博,注销了自己的微博账号。还尽可能删除了自己的网络轨迹。这也许是后来媒体找不到他多少信息的原因。

警方和我都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这样做。

这个事也使得我很着急,就不再回复三叔妈妈的询问。

11月24号,陈以胁迫罪被起诉并拘留。警察允许我可以回学校上课,只是需要我的时候会接我去警察局。

11月25号以后

我回学校第一天,研究室的同学说:江歌妈妈发动留学生打听你,你很危险,小心。我约她见面她不见,为何到处打听我?

之后某一天,我去了曾经打工的中华料理店,见了店长阿姨,除了案件相关的内容我们聊了很多。

我还去拉面店,跟店长打了招呼,感谢他的照顾,辞了打工。

学校也很少去,不是导师找我,我都不出门。杀人犯还未逮捕,万一遇到中国媒体,追着我问东问西,也不知如何是好?

12月

1号开始,去检察院见检察官,检察官从头核对我的口供。因为检察官的时间不固定,所以,每次去的具体时间都不一样。断断续续持续了一个月。

检察官针对所有问题、细节,都是反反复复、询问好几天的。

1月

检察官的质疑结束后,12.29开始,除非紧急情况,我就不需要再去警察局了。

12.24-1.10在学校公寓

1.19下午,去了中野警察署。因为10月份就定好了春假回家的机票,想去问木村警察,我是否可以回家。得到允许。

1.21学校停课放假

1.22-1.23在学校公寓

1.24回家

后记:局面的采访,真的是整个过程最大的失误!

从三叔去了,三叔妈妈的情绪真的非常非常的无法安抚。我全家的信息都被曝光,而且受尽了唾骂。更重要的是,当时说了很多次不能说的案件信息也被一起公开了。

我试着和三叔妈妈见面,微信上也在聊天。最后我放弃了这个努力。

但是说我“案发后就不跟她联系”,真的不是这样。

和好友聚会,是江歌生前的和我合影。

换新发型,是大年三十,我已经宅在家不出门一直哭太久了,家里人拉我出去剪发。

我当时觉得,再哭下去自己也彻底要自杀了,一定要做点什么振作一下。

这个期间三叔妈妈一直在网络骂我们,我父母想的是,让她骂吧,她出气了也许会好受一点。亲戚也都是这样劝我们的,所以我们一个字没抱怨。

期间我们去找过多次三叔妈妈,都没见着。

我妈妈在和三叔妈妈通话时(通话一个多小时,起初一直是和以往一样在赔礼,可是那时候家里被贴大字报了,我妈妈情绪也不好,互相通了电话,一直无法安抚三叔妈妈,她说:说什么也没用,就是恨,就是要我们全家都不好过。我妈妈没文化,最后急了说了一句:是她命短。

这是错的,我妈错了。我替她道歉。我们一直愧疚,今后也会道歉。

按照案件要求,我不应该接受采访。我应该坚持原则。

当时记者被三叔妈妈带到家门口。

我回国后打工的地方也被三叔妈妈带去了。公司因此遭到巨大攻击。我真的非常内疚。

我们小区,我们邻居也是各种受到打扰。

而且我也希望三叔妈妈告诉我们,她到底想要怎样?这个问题我问了很多很多次。到底想要怎么样才能结束这个局面?

王志安他说:想要化解我和三叔妈妈之间的误解,愿意为我们的见面而做一些努力。他保证说见面有助于消除仇恨。

他看起来很诚恳。

我听后很心动。如果三叔妈妈能为此高兴一点我就去吧。

便立刻决定要跟局面的工作人员一起去见三叔妈妈。自己都已经近一个月没出门了,实际上我已经几天没换过衣服。每天都是那身衣服缩在房间,起床睡觉都是那个样子。

王志安告诉我们:他曾经在中央电视台工作。我们一听,比较靠谱。我们相信国家台记者。觉得他不是为了博取眼球。

我们便把希望寄托在局面身上。在去的路上,王志安告诉我:你见了阿姨之后,一定要跟她说对不起,要道歉!不管她对你发火,打你还是骂你,你都不要还口,你们心中的误解太深,只要你这样做了,会化解她心中的怨念,消除你们之间的误解!我还真信了!当时就想:为了三叔能够安息,我做什么都可以!我进了门之后就道歉!

然后在怀无防备的情况下进行了“历史性的会见”!三叔妈妈无论做什么、说什么我都顺从,不辩解,逼问我我才解释。有利于我自己的话一句话也不敢多说,怕多说了又被认为是狡辩,或者认罪态度不好。

其实,三叔走了,是一个没有人能想到的悲剧。我终身都是会后悔的。我后悔的事太多太多。如果可能,陈世峰杀掉我也是可以的,一了百了。

这一年中,支持我活下来的两个信念,一个就是一定要出庭作证。我不出庭作证,检察官说检方的证据证词会进一步被削弱。我从一开始就没想过不出庭。被三叔妈妈逼急了时抱怨过一句,但我一直都在催警方,而且很早就和检方有约定。

现在我该做的做了。

唯一意外也是不出意外的是,陈世峰一方竟然编造出那么离奇的谎言来脱罪。而国内一些媒体竟然把一个杀人凶手的谎言当成事实来报道,还做了大幅标题。

检察官也很无奈。但是我们尽力了。

希望凶手可以受到最高制裁。

也希望三叔妈妈能够好起来。

以上是刘鑫最后一次微博发文,这是江歌案宣判陈世峰被判有期徒刑20年后最后一次发文。

然而,对于刘鑫这篇《案发现场》有网友表示根本找不到要找到刘鑫真心忏悔的依据,她的文章除了强行辩白和任性甩锅,根本没有其它内容。下面,找出辩白和甩锅的依据来给您分析,基本您就能了解刘鑫的中心思想。

这个问题提的有意思,刘鑫回答的也很有意思,近几日是否与人发生过矛盾,与谁?

刘鑫没有说警察是问江歌与人发生矛盾,还是她刘鑫自己与人发生矛盾。

但回答里,刘鑫重点强调了一遍江歌在2号下午和陈发生过争吵。

这里,我们都会想当然的认为,警察是在问江歌和谁发生过矛盾,但是真相真的是这样吗?

这里警察之前一直在问他们两个人,到这里怎么就变成了问江歌一个人?刘鑫在有意思躲避自己的责任,也就是洗白的第一步。

我们都知道陈世峰是蓄谋杀人,杀谁?---刘鑫。

但刘鑫的这番回答:则代表着陈世峰因和江歌有争吵,杀自己杀江歌都是有可能的,并不一定是冲着自己来的,因此江歌的死和自己有关,但也和争吵有关。

这句话显然刘鑫不是为了说服我们,我们不傻,这是刘鑫的一种强烈的心理暗示,暗示江歌的死和自己关系不大,反倒是和这次争吵关系很大。

一直以来,我们在网上看到,江歌对刘鑫的照顾是很多,江歌的无私江歌的仗义,但在这句话里,刘鑫却分享了自己的无私和江歌的自私。

我刘鑫的朋友全部都介绍给你江歌,但你江歌的朋友没有一个介绍给我,因为刘鑫说的是江歌的朋友她都不认识,不是大多不认识,是都不认识,这对于闺蜜来说可能吗?

显然刘鑫仍然不是在欺骗我们,还是因为我们不傻,这依旧是心理暗示,暗示自己对江歌毫无保留,江歌对自己多有保留,恐怕借助这个能减轻点她本来就少的可怜的罪恶感吧?

反复强调陈世峰和江歌吵架,也许他们真的吵架了吧,但是江歌这个和陈世峰应该没有交集的人,为何频频吵架,我想刘鑫不是没想过,只是不愿意承认,她的心理暗示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这段显示刘鑫侠肝义胆,义薄云天的一段话,我一定要截出来,为了将陈世峰缉拿归晚,刘鑫自述自己不惜以身犯险。

好在日本警察不傻,没有同意。

刘鑫这份侠肝义胆让你的愧疚减轻不少吧?夜深人静的时候,你是不是常常想,我也曾豁出性命的去捉拿凶手,只是日本警方不同意,在道义上,我刘鑫不亏欠谁。

不去葬礼现场,不是我刘鑫不仁义,是日本警察太尽责。

这锅甩的,真叫一个漂亮,欺负日本警察不玩微博吗?

那个“无理取闹”真叫一个炫目,你咋不说你啥撒娇呢?好嘛,我刘鑫让日本警车护送江歌很久很久,并且去了一个谁都不知道的大桥下祭奠江歌。

这一波强行解释加甩锅真的很不错,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

这一段信息量非常庞大,总结起来,如下:

我要见江歌妈妈,是江歌妈妈先不肯见我,并不是我躲着不见她。

审讯内容都是江歌妈妈发到网上的,并且被陈世峰看到了,以至于后来对簿公堂,陈世峰知己知彼,才让我的话前后矛盾。

媒体找不到陈世峰在网络上的轨迹,都是因为江歌妈妈过早暴露。

因此为了不泄露更多的秘密,我决定不理江歌妈妈。

呸……不要脸。(这句话是我对刘鑫说的)

看这句话,仿佛江歌妈妈买了凶手,要置她刘鑫于死地。

并强行辩白一波,我约她都不见我,现在为什么要到处打听我?弦外之音:果然是要害我?

依然在甩锅,很多不能说的案件信息被一起公开,那些呢?反正都公开了,不如您刘鑫列举出来,让律师们看看能不能说,何至于一再甩锅给江歌妈妈?

彻底 要 自杀这个我有点看不懂,自杀不彻底叫自杀未遂,难不成您曾经愧疚的自杀过?

对,你们家是一个字都没抱怨,你们家抱怨了很多字,最恶毒的字眼莫过于“江歌命短”,这个你也承认了,对吗?

没文化可不替你家背这个锅,我妈也没文化,但我妈从来不会说谁命短,这不是有文化没文化,这明明就是教养问题,如果你真的诚恳的道歉,你应该指出问题的关键并不是没文化,而是没教养。

道歉不是出于自己的本意,原来是王志安的陷阱,原来刘鑫在局面的道歉,和她的眼泪一样,都是硬挤出来的,毫无诚意。

继续甩锅给江歌妈妈,我不出庭作证不叫威胁,只是逼急了的时候一个抱怨而已。

检察官也许尽力了,但你刘鑫真的没有,谎言一个接着一个,你不累吗?

活下来的两个信念,出庭作证你已经完成了,下一个“长命百岁”?的信念就不要在微博里披露了。

如果你继续为你的“清白”战斗,我也继续为你的谎言扒皮。

这两句尤为虚伪。判了二十年你不知道啊,你一天不知悔改,江歌妈妈一天就不得好。

然而,12月22日,刘鑫微博再次发文:“有些人也不要伤害不要骂三叔妈妈,她真的很不容易。她做什么都可以,那是我和她的事,打我骂我如果这样她可以舒服一些。三叔是可能活下来的,该死的是我。该死的是我,我也希望我那天死了。一直很多个夜晚我都希望那天死的是我。如果真需要,我会。但是有些营销号恶意诽谤和扩散我家人信息的,请停止。否则一定会维权。”

随后,网友立刻转发此文,并称:”鑫123改名为证人刘鑫后,参与一个投票支持自己告江歌妈妈。之后估计是因为被骂惨了迅速删除并发了那条“不要伤害我家人,不要再骂三叔妈妈”的示弱洗白文。如果没看到这个投票截图,我差点以为她开始真心悔过了。人渣果然套路深、手段狠。不会再对刘鑫的良心抱有幻想了。”

福州长期动漫城游戏机回收

无线监控telec认证,网络摄像头TELEC认证办理流程

江西草莓苗批发批发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