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塑铝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橡塑铝箔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诡梦疑水之缠身-(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27:50 阅读: 来源:橡塑铝箔厂家

49岁的王雄是个木匠,为了生计常常带着工具东奔西跑,穿梭于三区两县的大街小巷,因为没有买车,所有的工具、材料,都是用摩托车载着!王雄的摩托也骑了十几年了,大毛病不犯,小毛病不断,推着车走也成了家常便饭。

这年的农历七月十五。因为农历七月,人们有所禁忌,所以是木匠的生意淡季。

这天,他接到了一通电话,是他朋友小飞打来的。

“喂!雄哥,在忙什么?我是小飞。”

王雄回复道:“没什么事,歇着呢!”

王雄因为木工活儿青黄不接,这个月还没有一分收入,所以王雄的心情很差。

“我有一活儿明天要开工,你要不要来?算你一个!”

“好!在哪?好!好!我知道那栋,A1—15楼,好!我明天过去!”

终于有了着落,心情好多了。毕竟如果没钱让他喝酒赌博,他会无聊到怀疑人生!

第二天,王雄到了小飞电话中说的地方。

小飞跟王雄其实已经配合快10年了,一般都是小飞联系楼房装修的小工程,之后交给王雄做,他不用动手的。当天早上交待完工作后,小飞便离开到其他地方张罗去了。

王雄看着施工图,仔细的研究各处的细节,便开始施工。那是间面积很小的房子,约莫40平米左右,对王雄来说,一个人绰绰有余。

这天很奇怪,王雄怎么做怎么错,材料用错,尺寸量错,柜子裁错,就连自己的手也差点被电锯锯到。

王雄越做越火,不知怎么搞的,感觉做起来不顺手。

“MD,尺寸又错了 怎么搞的!”王雄生气的边做边骂,看看时间,也该到了今天收时候了。

王雄快速的关好门窗,骑着自己的摩托车,油门拧到底,朝家飞奔。

回家的路上,一定要经过一座桥。这条路王雄跑过几百次了,熟的很。

王雄骑上了桥,把摩托车停在桥边,看着下方的流水,点上了一根烟。

“MD!今天到底怎么了?怎么这么不顺?”

王雄边看着下面那条偏绿的河水,边在心中咒骂着。

河水离桥面其实不高,也就是5、6米的样子。虽然是受污染偏绿色的河水,仍然缓缓流动着,里面居然似乎还有鱼!而桥上有一座水泥桥横过河面,虽然是白天,也会让人有种阴森的感觉。

啵~,河面上有了动静。

“靠!这么脏的河里也有鱼哦,谁敢吃啊!”王雄边抽烟边吐着槽。

突然,远处的河面上缓缓的飘来一坨黑漆漆的东西。

那是什么东西?

王雄盯着那坨东西,心想:那是垃圾还是什么?想看个究竟。

那坨东西越飘越近,王雄吓了一跳。

那是头发吗?

王雄用力的闭上眼再张开,想确定真的没看错。

再次睁开眼,疑似头发的东西不见了。王雄心里认为,是自己今天太不顺,所以太累才会看错的,也不放在心上。王雄将未抽完的烟头往桥下一丢,骑着车走了。

当晚,王雄做了个梦。

梦中王雄站在河水中,河水的高度到王雄的胸口。

那坨疑似头发的东西,不断的向他靠近,停在了王雄面前。慢慢的从水面浮出了半张脸,一头又湿又凌乱的头发披在脸上,头发的空隙处,露出了一双惨白的眼睛,一直盯着他看。水面下一只手突然抓住王雄的手臂。

王雄瞬间惊醒坐起。

“MD!原来是梦。”王雄惊吓的坐在床上,无意识地看了下自己的手,手臂上竟然有一道淡淡的抓痕!王雄惊讶的看着。

不是梦?

看看时间,早上6:50,王雄也顾不得手上的抓痕,随便的刷了牙,洗了脸,便出门去施工地。

哽哽哽哽,摩托车又发不动了。王雄只好用脚踩,踩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终于发动了。一路就往施工地飙去。

到了桥边,再过桥不远就差不多要到了。

王雄加足了油门,骑到了桥上。摩托车瞬间又熄火了。

王雄下车,气的踹了摩托车一脚。

大清早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王雄车坏在一个挺尴尬的地方。

王雄打电话给小飞说明情况,小飞要他慢慢来没关系。于是王雄点了根烟,站在桥边又看着这一条破河。

在上次那坨头发消失的地方,突然掀起了阵阵涟漪。

“咦?有鱼,这条鱼不小哦!”

王雄抽着烟,心里好奇的想着这条翻身的鱼到底有多大,王雄不断的盯着涟漪看。

这不看还好,看得王雄差点吓的屁滚尿流。

那坨黑色的头发再次出现,这次不只头发,而是冒出了一颗头。

那颗头,脸上披着又湿又散乱的头发,整张脸浮肿又惨白,直盯着王雄看。王雄吓傻了站在原地,和它对看。

那颗头慢慢的对王雄露出了一个邪恶的笑容,嘿~嘿~嘿~嘿。

王雄看着那颗头的嘴角慢慢往上扬,它对着王雄阴沉沉的笑,笑的王雄怕的直发抖。

王雄吓的想大叫,但喉咙似乎被掐住似的一个声音都发不出来。

“滴滴~”突然车喇叭声传来,一辆车从前方缓缓的开过来到了王雄身边。

突如其来的喇叭声,让王雄又吓了一跳。王雄再看看刚刚那颗头出现的地方。一如往常的什么也没有。

“王雄,摩托车搞好没有?”

原来是小飞看王雄那么晚没到,本想去别处,没想到在这里碰到王雄。

“刚刚那到底是什么!”王雄吓的其实有点腿软,看到小飞,砰一声跌坐在地上。

“王雄你没事吧?”小飞看王雄脸色苍白,冷汗直流的样子,似乎不太对劲,便急忙下车。

“唉,王雄,你发烧了?”

小飞拍了王雄的肩,发现王雄的体温异常的高,再摸摸王雄的额头,果然发烧了。

“王雄,你要不要紧啊?”

王雄神情恍惚的看着前方直喘着气。

12下一页

---- 作者寄语:朋友,当你们独自在卧室里用手机看故事的时候,不要忘了我就在你身旁。

锦浪逆变器国内高价采购光伏逆变器国内高价求购

商洛0基础中医康复理疗师培训一次报名包学会为止

湖北潜江市轻钢别墅房厂家

聊城通信工程PE电力管客户使用反馈

厚街硅胶回收价格欢迎了解

济源内径175PE穿线管可以开挖使用

大朗镀金银高价收购

报废光伏组件回收杭州二手旧光伏板回收公司

供应美国POWERPATROL蓄电池直流屏EPS蓄电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