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塑铝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橡塑铝箔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货币政策是否转向存争议

发布时间:2021-01-21 15:54:24 阅读: 来源:橡塑铝箔厂家

货币政策是否转向存争议

“转向宽松”还是“预调微调”?在中国人民银行于11月30日宣布从12月5日起下调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后,业内对这一问题存在较大争议。  对于央行在时隔近三年后首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预计将释放约3500亿的流动性,有市场人士将之形容为“久旱微霖”。尽管对于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的预期已持续一段时间,但央行此次行动在时点上明显超出市场预期。一时间,各大投行和券商纷纷发布报告,多数认为这意味着货币政策转向宽松大幕已经拉开。  不过,亦有分析人士指出,此次下调有对此前畸高的法定存款准备率纠偏的性质,只是为缓解流动性紧张而进行的预调微调,也表明货币政策偏紧的程度不会增加,但并不意味着全面宽松的开始。  机构预测存准率持续下调  12月1日,央行仅在公开市场发行10亿元三年期央票,但由于本周仅有20亿元资金到期,因此本周央行被动净回笼240亿元。而从12月至明年2月央票单月到期量均不足200亿元,即使算上正回购到期,月度最高到期量也才800亿元,预计未来几个月央行还将维持被动净回笼。  尽管有下调存款准备金率这一利好消息,但12月1日,7天期Shibor和7天期质押式回购利率均保持在近4%的水平,表明市场资金面仍偏紧。  公开市场到期资金的减少,加上外汇占款增速可能将趋势性下降,对市场流动性带来较大的压力,亦为下调存款准备金率打开窗口。“此前连续上调存款准备金率主要是为了对冲外汇占款压力,现在可能要反过来了。”一国有大行交易员表示。  多数机构认为,此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只是开始,未来将持续下调,最快就在春节前。  “银行间市场未来将受到不同渠道资金流动的扰动,预计央行将会在春节前再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因为进入1月份后,受外汇占款持续低迷、现金需求大增、央票到期量萎缩、银行年初放贷冲动等因素影响,银行体系的流动性将再次出现紧绷的局面。”渣打银行12月1日发布的报告表示。  渣打还预计,明年上半年还会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四次,每次0.5个百分点,这会令银行体系的超储率升至2.5%左右,以确保2012年银行的正常信贷投放以及支持经济回暖。  中金公司亦认为,未来央行还会继续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由于明年春节在1月份,届时对流动性需求较大,同时,央票和回购的到期量小,可能面临流动性再次偏紧的局面,因此央行在1月份再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的可能性较大。”中金发布的最新报告表示。  报告还指出,未来几个月降低存款基准利率的可能性较小,但不排除央行下调贷款基准利率的可能。“从目前欧洲经济形势恶化以及国内新增外汇占款和出口增速的下滑态势来看,明年新增外汇占款将大幅下降,需要信贷扩张来维持流动性的增速。”  存准率或差别化调整  12月1日,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发布的11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49.0%,自2009年3月份以来首次回落到荣枯分水岭50%以内,显示出经济增速回落趋势仍将延续。  央行恰好在该数据公布前夜宣布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似乎为政策转向宽松提供了佐证。  “数据确认了中国经济活动趋于疲软以及通胀风险正在消退。中国央行三年来首度下调存准率显示出政策重心已开始从抗通胀转向保增长。如有必要,政府亦会采取更多措施,以防止经济增速大幅下滑。”花旗在制造业PMI公布后发表的观点在机构中有一定代表性。  瑞银证券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汪涛表示,存款准备金率下调意味着货币政策全面转向。“存款准备金率下调的时间早于市场预期,这表明政府正发出明确的信号要放松货币政策。我们认为欧债危机加剧、通胀快速回落也是两个关键原因。由于PMI数据低于50,11月CPI同比增长率也可能在4.5%以下,我们预计政策将由微调转变为全面放松流动性,而信贷增速也会随之反弹。2011年新增贷款可能会达到7.5万亿,2012年将增加到8万亿。”  不过,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夏斌11月30日强调,明年应当继续维持稳健的货币政策,同时进行微调。  “我们不要把微调局限于存款准备金率是不是要下调,利率是不是要动这样一种思维,而是要基于宏观审慎的原则,根据每个银行的流动性、杠杆率和资本充足率动态调整差别存款准备金率,这里面微调的空间很大。”他的言论似乎暗示,央行可能会对存款准备金率普调的同时进行差别化调整。  “存款准备金率下调是较高存准率向正常状态的回归,是在通胀得到基本控制背景下实现经济平稳较快增长的需要,有利于缓解流动性紧张的状况。但不意味着货币政策的转向,是预调和微调的反映,利于经济平稳运行。”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所长宗良亦表示。  光大银行资金部首席宏观经济分析师盛宏清则指出,由于商业银行一般存款大幅减少,商业银行处于“无米(或少米)下锅”的状态,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只是将原先冻结的一般存款退还给商业银行,对改善存贷比指标没有作用,因而仅是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并解决不了信贷增加问题。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