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塑铝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橡塑铝箔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臧天朔被抓前电话曾被监听对名誉很较真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2:55:40 阅读: 来源:橡塑铝箔厂家

臧天朔被抓前电话曾被监听:对名誉很较真

臧天朔他为自己的“从头再来”做足了姿态

博客天下11月25日报道 结束6年刑期的臧天朔正在重建自己的公众形象,并一次次通过媒体或在公开场合释放诚意。反思过往、向受害人致歉、深情地谈论子女和家庭……他为自己的“从头再来”做足了姿态。

“我一个人站在房呀房中央/周围四面全都是那黑黑的墙/为什么盖盖盖房你没有留个窗/让我感觉不到外面什么样……”

这是臧天朔20年前创作的《中央符号》里的一段歌词。他可能不会想到这种心理意象有一天会变成现实:在过去的6年间,他差不多过了4年半这样的生活。

8月27日,随着一年半的假释期满,臧天朔6年刑期正式结束,他重新获得自由身。

出狱后的臧天朔正在做两件事:一是向过去的自己告别,一是同过去的自己对接。这看似互相矛盾,实际并不冲突。臧天朔想告别的是那个把他送入监狱的自己,想对接的是那个豪爽、仗义、拥有音乐才华、受人尊敬且没有被任何污点沾染的“大哥”臧天朔。

找回故我,重建家园,这是他为自己设定的使命。一方面他通过反思、认错、重新起程,来修复自己的公众形象,另一方面他也在重新做父亲和丈夫。他入狱那一年,儿子出生才3个月,如今已经到了上小学的年龄,女儿也从当年的小女孩长成了一个大姑娘。

监狱里,臧天朔和狱警刘天华一起创作了一首新歌《兄弟》,歌词跟他之前的《朋友》遥相呼应:“我的兄弟你放心地走/不会忘记你的所求/让那风雪把你吹向自由/再让苍天把泪化作酒/都是妈妈身上的肉/面对生命能有何求/都是妈妈身上的肉/该是越来越硬的骨头……”

早年,臧天朔因为《朋友》成名,最终也为“朋友”所累。跟《朋友》浓烈的人情味儿相比,《兄弟》更多体现了他对人生和生命的思考。臧天朔向《博客天下》表示,这首歌是他在狱中回想起自己曾经好交朋友时有感而发,现在的他对“朋友”有了新的理解和认识。《兄弟》很像是他为自己重新营造的一个起点。

“我希望能体现社会主义新的核心价值观。”解读完这首歌后,臧天朔不忘为它附加另一层涵义。作为曾经以主旋律示人并与主流媒体走得很近的“晚会歌手”,他无疑渴望能重新获得主流的认可。

面向大海,从头再来

臧天朔把他假释出狱后的第一场个人演唱会选在三面环海的北戴河碧螺塔酒吧公园,并取名为“面向大海”。那是去年9月。

夏天的北戴河温柔、平静,更显宽阔。他希望自己可以在海风的吹拂下,被海水洗涤,一切重新开始。

“大海是世界上最低的地方,能承受所有的压力。无论什么流进大海,都会变得干净。人们对大海没有怀疑过,不管年富力强还是老态龙钟的人,一到海边都跟孩子一样。”恢复自由身的臧天朔,在自己的录音棚里向《博客天下》谈论他对大海的钟情。

臧天朔属龙,他说龙离不开水。为此,他曾在自己的录音棚边挖了一个水池。

如今这个水池已经不复存在,上面正被各种蔬菜、瓜果覆盖,还有几株黄了的高粱。臧天朔出狱后,觉得它破坏了风水,怎么看都像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于是将其填平。

告别过去的池塘,面向宽广的大海,无意间臧天朔为自己这条“龙”换了一次水。就像他在出狱后扔掉了在里面穿过的衣服一样,他希望给自己一个崭新的开始,至少要有一个这样的仪式。

他还在监狱门口摔碎了一只在牢里吃饭时用的碗。“有种说法,说你在里面用的东西最好都扔掉,要不然背一辈子,下回还得来。”臧天朔挺信这个。

监狱生涯是他人生中无法回避的一个污点。6年前,2008年8月28日傍晚,臧天朔在自家的小区楼下被警察带走。当时,他正要启动自己的红色悍马外出办事,身边突然冒出了七八名超过一米八的大个儿便衣警察。

按原计划,第二天臧天朔和他的乐队将为汶川地震义演,他的乐手已经提前抵达汶川,但他们最终没能等到臧天朔的到来。“那时我已经让人盯了一个多月了,我都不知道电话被监听……”臧天朔回忆。

臧天朔被带走与2003年夏的一场聚众斗殴事件有关。是年6月20日深夜,河北省廊坊市火车站广场发生了一起近百人参加的暴力械斗。涉事方为两家酒吧,一方为臧天朔经营的朋友吧(FRIEND CLUB),另一方为东北人孙宝和经营的热浪吧(HOT WAVE)。臧天朔和孙宝和原本是一起创业的朋友,同为“朋友”股东,后因经济纠纷,孙宝和另立门户,开了“热浪”。两人虽然分道扬镳,但之间的纠纷并未了结,最终演绎成了一场约架。

这场规模宏大的斗殴事件导致孙宝和一方的保安经理孟龙被打死,另有多人受伤。臧天朔本人没有参与,但事后被抓的朋友吧总经理吕长春声称得到了臧天朔的授意。吕长春是臧天朔早年在北京开酒吧时的看场人员,擅斗殴、追债,事发后逃逸,后潜藏在臧天朔为其提供的房子里。2008年7月,吕长春因涉及多起案件被抓,之后他供出了臧天朔。

2009年11月,因为聚众斗殴罪,臧天朔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两个月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了原判。

此案最初在网上传播时,多见“臧天朔涉黑”这样的字眼,让一些人深感意外:看起来憨直、诚恳的臧天朔,原来是个隐藏多年的“黑社会老大”。尽管后来法院的判决澄清他并没有涉黑,但已很难堵住各种铄金销骨之口。在网络上,他的名字仍常常和黑社会联系在一起。

许兰亭是臧天朔的二审辩护律师,对此也感到无奈,“媒体报道有片面性,刚知道一点消息就漫天炒了”。

许兰亭告诉《博客天下》,自己对臧天朔做的是无罪辩护:“我提的意见就是证据不足,他本人也是不认罪的,他不认为他有授令和指使,但是法院没有采纳。”

臧天朔不避讳谈论当年的这起案件,对自己犯下的错也坦率承认:“不冤枉,苍蝇绝对不会叮无缝的蛋。”但他也表示受到了别的因素影响,不然不会事发5年后才被提起。以他当时的心态,这件事早就被摆平了。

眼下的臧天朔正在极力摆脱这件事带给自己的负面影响,他很想像切除发炎的阑尾一样把它们从自己的履历中切除。不过他也明白,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面对,以及为自己营造更为宽广的人生,慢慢将污点稀释。

安徽特导电炭黑

贵州黄蜂蜡批发

上海二次结构柱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