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塑铝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橡塑铝箔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遭遇少妇勾引的日子-【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8:49:39 阅读: 来源:橡塑铝箔厂家

一直在固执地认为性是超越理智的。没有人在性面前能够超越理智包括道德。这是一个三十岁少妇的故事,她叫欣,一个好听的名字,我喊她欣姐,是我以前一个同 事的姐姐。欣姐有幸福的家庭,老公老实能干,一个可爱的儿子刚刚入学,小家伙天真可爱。这样的一个家庭真让人羡慕。欣姐来自农村,不穷也不富,生活还过得去。

欣姐年轻的时候在南方打工,曾有过短暂的恋爱,但还是回家相亲、订婚、结婚,直到有孩子,确切地说是在重复打工妹的人生。欣姐接到了弟弟的电话,她的弟弟 在工厂里做主管,和我是同事,我们级别算是一样,同事告诉欣姐,这边缺一个做饭的,工资不高,但可以从伙食费里面赚点,也就是活不累也能赚到不少的钱,这 算是一个走后门的路子,因为她的弟弟是管后勤的,有这个权力。欣姐便来了,她的老公送她来的,拎着大包小包的,欣姐的老公在这里住了一晚就回家了,家里还 要照料。印象中欣姐和她的老公很恩爱,两个人把我们的办公室打扫得一尘不染,让老板很是欣赏,我们也都很满意,虽然对她弟弟这么明目张胆的徇私颇有微词。

欣姐刚开始一段时间很能适应这样的生活,对自己份内的事情也做的十分尽心尽力。但毕竟是三十岁上下如狼似虎的年龄,没有老公的日子对于欣姐来说是难熬的。 我们有几个司机是不能说是好人的,他们经常蠢蠢欲动,伺机骚扰欣姐。有一天晚上,我们发现欣姐不在。欣姐以前是很少出去的,一是刚来,对这里不熟悉,另外 就是自己弟弟在,还是要保持矜持点为好。半夜欣姐回来后,我问欣姐事实上是打招呼:“出去玩了?”欣姐说:“没有,和司机一块出车去了,出去转转。” 请原谅我的多疑,刹那间,我感觉事情有点不妙,要知道我们那些司机是色狼级的人物,是整天出没于灯红酒绿声色犬马场所的社会开放者。但我什么都没说。

又一天晚上,有点烦,去找欣姐聊天,发现欣姐在看书,我很诧异,就拿过来一看原来是一本黄色的武侠小说,里面充斥着暴力和色情场面,是那种一次性生活用了无数“啊”的 超级绝版小说。就问欣姐:“买的吗?”欣姐脸一红,告诉我:“是司机给的。”我有点愤怒,这的确超越了我对欣姐的了解,也彻底毁灭了我对少妇的良好印象, 印象中的少妇应该是恪守妇道,只想着孩子和家庭的。而欣姐显然在迈向寂寞的出轨之路,而此时的欣姐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欣姐每天还要给老公打很久的长途 电话,两个人亲密得像是刚刚处对象的年轻人。

终于欣姐还是出事了,一个司机经常骚扰她,欣姐不好意思告诉自己的弟弟,问我怎么办。欣姐说自己在做饭时,这个司机经常去。当然细节我不知道,肯定是淫手 加贱嘴的行为了。欣姐拿出手机让我看那个司机发给她的短信,内容无怪乎想来想去爱死爱活的。我不知道怎么安慰欣姐,也许是因为和欣姐的弟弟关系特别好的缘 故,欣姐特别信任我,还说不想干了,想回家,这个时候距离欣姐来才刚刚一个月而已。我就开导欣姐,毕竟来一趟不容易,没挣到钱,受这么一下子窝囊气实在不 值得。然后就去告诉了那个司机的舅舅,司机的舅舅是我们部门的一个经理,这种事情要是直接找那个司机说反而会让他下不了台,毕竟这个司机做工作还是很认真 负责的。经理的舅舅好似挨了一巴掌,在我告诉他的时候始终一言不发。后来事情处理完毕,听说那个司机挨了揍,被骂得要死。

欣姐自从这件事处理完了之后,更加信任我了,而她的弟弟外派去了别的厂,后勤也归到了我的门下。说实话我是感谢欣姐的,有些时候冲了凉,把衣服泡在那里, 然后过一会去洗时,发现欣姐已经帮我洗好了。要知道这对于一个整天奔波在外的没有老婆伺候的人来说,我是很感激的。但由于独立习惯了,我还是不太喜欢欠别 人这么多的情义。于是每次还是自己洗。当然有些时候懒的话,还是会放在那里,欣姐肯定帮我洗得干干净净的。

有些时候欣姐经常让我骑着摩托车去不是很远的市场上去玩,欣姐有些时候也是很天真的,她也会买一个棉花糖吃吃,也会在廉价的歌厅里面唱起山歌,当然我从不 让欣姐喝酒,我沉闷地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酒,欣姐就在那里唱着。在这段岁月里,我很感激欣姐陪我度过了失恋的日子,那个时候相恋四年的女友做了他人的新 娘。欣姐从不劝我,是那样安静地听你倾诉,听你讲与她毫不相干的故事。

一个很晚的晚上,临睡前,收到欣姐的短信,欣姐说:很难受。我就问怎么了。欣姐半天没回,等了好久,欣姐告诉我:感觉很孤独。我有些明白事情可能坏了,欣 姐或许对我产生了情愫。要知道对于我这样一个传统的男人来说,兄弟情义是最看重的。我不可能让欣姐有这样的念头,自己也决不会有。我就告诉欣姐:给你老公 打电话啊。欣姐回答说:不想打,难受。我就没再回,我知道我这个时候的安慰是乏力的。等了很久,欣姐回复我:你能过来吗?你的衣服我帮你叠好了,在我的房 间,来拿吧。我没有回,装作没看到,关了手机久久没有入睡。窗外的月光透过破旧的玻璃悄然洒下一道银光在我的脸上,我享受着这份爱抚,辗转难以入眠。

欣姐似乎没有死心,或许对于孤独的欣姐来说,她又找到了年轻的冲动。欣姐对我越来越好了,给我织了一件毛衣,还给我买了一些只有她们那个年代互相传情才会 用的翡翠项链,我惶恐得无法拒绝。因为我们还是姐弟关系,我还要照顾好欣姐的脸面。当然我也给欣姐的孩子买了一些价值不菲的文具,我是想把欣姐唤醒,但我 是徒劳的。

济南哪家医院治痘坑好些

乌鲁木齐的正规男科医院

沈阳市白癜风哪家医院好